葛福臨牧師其人其事 (摘自2008年10月宇宙光雜誌 文/王凡)

美國知名佈道家葛福臨(Franklin Graham),將於十月三十日到十一月二日在台灣舉行四天的「福音節慶」。1975年,葛福臨的父親葛理翰(Billy Graham,一譯葛培理)曾經到台北佈道,素有「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佈道家」之稱的葛理翰在台灣的佈道,是當年基督教界的盛事。台灣民眾能夠在三十三年之後親聆葛家第二代所傳佈的福音,可說是難得的福氣。

葛福臨青少年時期行為輕狂,曾被美國媒體稱為「浪子」,他喜歡流連於人世的享樂中,長久以來,一直拒絕繼承父親的天國志業;但今天的葛福臨卻是享譽國際的福音佈道家與人道關懷者,他的成長背景與生命轉變的故事,值得做一介紹。

葛福臨的父親葛理翰一生事奉上帝,幾乎很少有時間跟家人團聚,孩子們從小對父親最深刻的記憶,就是父親不斷地向他們道別,跟他們說「再見」。葛理翰與妻子路得育有三女二子,葛福臨排行老四。葛家五個孩子從小就由母親單獨教養,路得有時給人極其剛強堅毅的感覺,不是沒有原因。而葛家的孩子個性都格外獨立,也就可以理解。

葛福臨從小皮得很,早上賴床不肯上學,媽媽敲門理都不理,於是作母親的心生一計,點燃一支爆竹從門縫塞了進去,一聲巨響把這小子嚇得以為家中遭遇炮擊,於是第二天他就將門縫牢牢塞住,看看老媽能奈他何,沒料到母親路得竟爬上屋頂,將一盆水從窗外潑向他的床頭。還有一次出外旅遊,葛福臨在車上老欺負三個姊姊,屢勸不聽,結果被老媽塞在後車箱中,到了漢堡店才放他出來。一路上,路得不時問他能不能呼吸,放他出來後還為他點了最喜歡的食物。母子鬥法看來刺激精采,葛福臨回憶說,其實裡面都是濃濃的母愛。

葛福臨的青少年時期正逢1960年代,這個年代正是美國國內局勢動盪不安、社會價值紊亂的時代,世界正處在急遽變遷之中。年輕人徬徨、失落,尋求麻醉,放浪形骸,他們披髮蓄鬚,遠離城市,追尋自我,對抗威權,造成一股「嬉痞」(hippie)風潮,而毒品、性、搖滾樂則成為當時美國年輕一代的時尚流行。整個社會都在迷惘中找尋方向,追問人生的價值。正處在叛逆年紀的他,恭逢其盛,抽菸、喝酒、飆車,以及稍長之後帶女孩外宿,所謂「失落的一代」、「吶喊的一代」所做的事,葛福臨也跟著學著使壞地做了一些。然而,作為世人公認的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福音佈道家葛理翰的兒子,年少時代的葛福臨實在不符合他父親的崇拜者對葛家下一代的期待。

葛福臨十三歲時,被父母送到遠離家鄉的一所基督教學校住宿,他不喜歡離鄉背井的感覺,但父母之命難違。他一直覺得委屈,作為葛理翰的兒子,為什麼處處都得壓抑自己?這種想法激起他內心的反叛,於是在學校裡偷偷抽菸、喝啤酒,只要一個小小的違規,都會讓他覺得是一種壓抑後的釋放。有時候他也會一個人躲在棉被中哭泣。到了高三,葛理翰終於同意兒子轉到住家附近的學校,然而轉校不久,由於看不慣一位黑人同學欺負班上一位女生,加上這名同學上課時向他挑釁,兩人就公然在課堂上大打出手,結果是葛理翰接到校長的電話,作老子的真是面上無光。

高中畢業後進入德州拉特諾大學,這是一所基督教大學,校規極嚴,不准學生抽菸、喝酒、蓄長髮及跟異性外宿,偏偏除了蓄長髮之外,葛福臨沒有一樣不偷偷摸摸地做。對於不准蓄長髮,他也相當不服氣,曾經拿著一張鈔票跟訓導主任強辯:「你瞧,喬治﹒華盛頓也長髮及肩呢!」後來他終於因為帶女孩外宿而被學校開除。

身為大佈道家葛理翰的兒子,在葛理翰巨大的名聲當中,或者說巨大的身影之下,葛福臨年少的心靈所要承受的壓力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就像他在1995年所出版的自傳《葛福臨‧反叛有因》(Rebel With A Cause:Finally comfortable being Graham)書中所說的,「別人介紹我時,老是說我是葛理翰的兒子,有些人甚至忘了提我的名字。我知道他們不是故意要傷害我,但當我被人將我與父親相提並論時,常常讓我不知道我活著有什麼價值。我從來不知道,當有人喜歡我的時候,是不是真的喜歡我這個人。」

被攆出學校對葛福臨來說,是平生的奇恥大辱,換了新學校後,他立誓發憤圖強,努力用功,其中還有一個原因:他戀愛了,愛上天資穎慧、成績優良的靳珍妮。要配得過這位佳人,功課、品德總得像個樣子。

上帝出手,生命被改變

1974年,葛福臨二十二歲,在家鄉的蒙特列大學完成大學學業,過生日那一天,葛福臨正陪著老爸在瑞士洛桑工作,葛理翰夫婦請兒子吃完生日晚宴後,父子之間進行了一場對話。葛理翰對葛福臨說:「你媽媽和我感受到你的生命正在經歷掙扎,你要有所抉擇,接受基督,或拒絕祂。你不能繼續首鼠兩端,要嘛接納、跟隨祂,要嘛你就拒絕祂。」葛理翰接著又說:「我要你知道,我們以你為榮,這一生無論你做了什麼,到了哪裡,我們都愛你。家裡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永遠歡迎你,但是你必須做出抉擇。」

生日過後不久,他和一個叫大衛﹒希爾的朋友,到中東去協助一個在耶路撒冷工作的朋友。大衛的父親擁有博士學位,做過警官,後來成為長老會牧師,身為這麼出色的父親的兒子,大衛卻在少年時代就離家出走,遠赴巴黎,與一個歡場女子同居,賭博、吸毒,跟黑手黨人聚居鬼混。最後因為在祕魯沾染邪術,痛苦不堪而轉向耶穌求救,經過一場痛悔禱告,從此大衛成為一個虔誠、重生的基督徒。葛福臨喜歡大衛,因為覺得過去兩個人的墮落背景頗為相似,可謂同病相憐。

大衛比葛福臨大八歲,他一路上勸誡葛福臨:「基督徒不都是完美的人,我們都在罪裡掙扎,我們沒有誰有能力過聖潔的生活,使徒保羅也辦不到,但是當我們請耶穌來到我們心中,將生命全然交託給祂,祂就給我們力量,讓我們活出基督的生命,因為祂的靈內住在我們裡面。」

那一晚,在往耶路撒冷的路上,在一間小旅舍中,葛福臨抽著菸,讀著〈約翰福音〉三章3節,耶穌對尼哥底母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上帝的國。」又一再讀著耶穌說:「你們必須重生。」(7節)再翻讀〈羅馬書〉八章1節:「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想著自己過去荒唐的歲月,想著自己是葛理翰的兒子,他突然發覺,自己過去一直在閃躲上帝,以致生命是如此破碎不全。他捺熄了香菸,在床前跪下,向上帝認罪,求祂赦免,求祂潔淨,求祂進入自己的生命。

多年逃避、叛逆的歲月至此結束,浪子葛福臨就此重生。

這一年八月,葛福臨和珍妮結婚,婚禮在家中院子裡舉行,只請了兩家的親人和摯友,葛福臨當眾宣布:「我們夫妻將為耶穌基督完全擺上,無論祂怎樣帶領我們,我們都追隨祂。」

婚後小倆口兒一起進入一所聖經學校進修,為未來的事奉工作做預備。

生命中另一個重要人物

葛福臨年輕生命的轉變,還受到一個人的影響,此人即1970年創立「撒瑪利亞救援會」(the Samaritan,s Purse)的鮑伯﹒皮爾斯(Bob Pierce)博士。「撒瑪利亞救援會」專門到最危險的軍事衝突區、難民區或災荒區,進行醫療與物資救援,而且決定伸出援手之前,創始人皮爾斯一定親赴現場,了解實況真相。皮爾斯認識葛理翰一家多年,他看得出來,這個救援會的工作對於喜歡刺激、一身是膽的葛福臨來說,是絕對適合的。

皮爾斯罹患血癌多年,他一生接觸數以億計的美元捐款,死時卻只有一棟小房子和一個保額不大的人壽險留給妻女。1978年,他在死前幾個月去找葛理翰夫婦,希望他們夫妻能勸服葛福臨接下「撒瑪利亞救援會」的工作。葛福臨受到皮爾斯人格的感動,就加入救援會的團隊。在皮爾斯去世後不久,董事會通過,由時年二十八歲的葛福臨出任「撒瑪利亞救援會」會長職務。

接任救援會會長一點都不好玩,這個職務是要出生入死的,多年以來,救援會去過的地方,如:波士尼亞、海地、衣索匹亞等等,都是兵燹凶危之區。他在《叛逆有理》一書中曾詳細描述1988年十一月,救援會在尼加拉瓜內戰時深入游擊區,跟一群土匪似的游擊隊員相處的經過。醫療隊穿過重重險阻,向游擊隊員一方面救援,一方面宣教,並協助游擊區成立軍牧團。戰爭結束後,游擊隊員返鄉,人人手中拿著的,不是槍枝、火箭筒,而是聖經。軍牧團中不少成員回到家鄉以後,就成立了教會。

接任乃父志業

葛理翰所領導的「葛理翰佈道團」,是迄今為止,全世界組織最龐大、最有效率的佈道團。葛福臨於2002年從乃父手中接下團長職務,世人以為這樣的父子相承是一個必然的結果,這對葛福臨來說,又非持平之論。

葛理翰早就被柏金森氏症纏身,他一直想交卸仔肩,但這個才華橫溢、渾身是勁的兒子,卻始終與團長一職保持距離。只要董事會中有一個雜音,葛福臨絕不點頭接棒,以免落人口實,直到最後董事會全體無異議通過,葛福臨才在不領取佈道團薪水的情況下,從父親手中接下重責大任。

葛福臨第一次上台佈道,是在1983年十一月的一個美國小鎮上。他在「葛理翰佈道團」團員懷特牧師的「誘騙」下上了台,現場有一千位左右的聽眾。

那真是一場災難,當最後呼召時,走到台前決志的人數是:零。

葛福臨羞慚不已,對懷特說:「從此以後,別再讓我幹這檔子事,我不是葛理翰!」

但是葛福臨還是陸續做了多場宣教,1994年五月,葛福臨舉行他個人平生第三十七場佈道,台下坐著一位第一次聽他講道的老人—葛理翰。老佈道家聽完道後,向前緊緊擁抱兒子,對他說:「我以你為榮。」老佈道家知道,衣缽終於傳下去了。

受到柏金森氏症的侵擾,老葛理翰身體逐漸衰弱,1996年在澳洲雪梨有一場佈道會,他真的病得去不成了,剛剛打出一點知名度的葛福臨不得不臨危受命,代父講道。這是個極為嚴峻的挑戰,偏偏這時候雪梨又霪雨不斷,主辦單位一點信心也沒有,乾脆宣布解散,這事真是糗到家了。但有一個單位打算在葛福臨身上試試運氣,不過因為信心不足,所以將佈道會從原本在鬧區可以容納五萬人的場所,改到一個室外露天圓形廣場,廣場上只有草皮,沒有座位,可容納一萬五千人站立,但是因為下雨,估計能到七千五百人已經不錯了。葛福臨到了雪梨,知道了整個情況,他在心中默默禱告:「不論人數多少,只要能為耶穌救一個靈魂,於願足矣。」

上帝為葛福臨創造了奇蹟,從第一天起,每一晚都下著雨,佈道會場卻都擠滿人群,八天下來,共有十一萬四千人參加,每晚都有幾千人決志,其中80%是二十五歲以下的年輕人。

從此以後,葛福臨在世界各地不斷打破佈道會參與人數的歷史記錄,創造出一個個福音佈道奇蹟。這位曾經自稱在道德與真理之前絕不保留看法的佈道家,每年為「葛理翰佈道團」募款上億美元,自己卻分文不取,靠的只是「撒瑪利亞救援會」的基本薪資。這回他到台灣佈道的時機,彷彿有著上帝安排的旨意,台灣社會當前的擾擾嚷嚷,圍繞的議題正是「道德」二字,大家正可洗耳聆聽,葛福臨怎麼向台灣民眾詮釋耶穌所說「重生」的意義。

 

http://www.taiwanbible.com/main/view.jsp?ID=4536

 

http://www.mdnkids.com/law/detail.asp?sn=483

 

 

Mohifin茉希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