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恩夫人 Madame Guyon(1648-1717)  

詩人小傳
  在教會歷史中很少有人能像蓋恩夫人那樣以一個平凡的人和平凡的生活,而能留下這樣鉅大的屬靈影響力。從十七世紀直到如今,凡追求內住屬靈生命的人,都直接或間接的受到蓋恩夫人的影響。她的一生可以用一節聖經來作代表:“死是在我們身上發動,生卻在你們身上發動”(林後4:12)。所以她的傳記稱作《馨香的沒藥》;沒藥在聖經中是“基督的死”的一個表號。在歷代教會中對於基督之死的聯合,並模成基督之死的形狀的經歷,很少有人能像她那樣深入的。她已經被神帶到一個地步,絕對拒絕自己,己的生命被完全“粉碎”,拆毀到一塊石頭也不留在石頭上。因此她能一點無疑地說:“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如此她對神兒女才能發出這樣鉅大而且深遠的影響力。
  她受人逼害、侮辱、冤枉、辱罵、監禁,種種的苦害,都是逆來順受,她不怨天尤人,反而說這是神許可的;是神所用的杖。她不但不恨仇敵,反而愛他們,常替他們禱告。
  她被神剝奪,不只屬世的東西都失去了,甚至屬靈美好的恩賜也都失去了。並且她曾經歷了主在十字架上被神棄絕的經歷。雖然極其痛苦,可是結果卻得著了一個最寶貝的東西 就是神的自己。她是充滿了神的自己,她能說從前多年的苦楚,若比起現在在主裡面一刻的快樂,真好像鴻毛之于泰山。
  她的心極其單純,像小孩子一樣,只有一個愛神的心。此心非常堅強,正是“海枯石爛,此心不渝”。要她下地獄恐怕還容易,而不能叫她不愛神。她和神的交通是不斷的,就是在夢中也繼續為著神的緣故,甘心忍受最苦的十字架。只要神所許可的,她樂意忍受任何的十字架,不只不逃避,反而歡喜著迎接。
  她一生的經歷,幾乎都是十字架的經歷,各樣的十字架都經歷過。因為她愛神,所以也渴慕神所給她的十字架,(不愛十字架而想愛神是不可能的)。神也照著她的心願,打發各種各樣的難處來試煉她。
  她是經過神雕刻最深的人,也是被神修理得最潔淨的人,她真是神恩典的神跡,是神奇愛的標本。難怪有人說她生命的經歷,或許要超過使徒的經歷呢!在她身上可能已經應驗了約翰福音十四章十二節的話:“要作比這更大的事”。哦!何等的奇妙!只要有人肯將自己一點不保留的獻給主,絕對順服神的旨意,神就要在他或她的身上作主,活出基督來。但願一切的榮耀歸給他!阿們。
  蓋恩夫人生在一六四八年四月,一個極其富有的家庭中。她母親不喜歡女孩,就將她交給使女們看管,因著這些使女們的忽略,使她受了許多的苦。當她四歲時,她被帶到一個修道院去生活,那時主就用非常的方法吸引她的心,使她的心極其愛主。她常巴望能為主的緣故作一個殉道者。並且熱愛禱告的生活,享受和主中間交通的喜樂。這樣的情形一直繼續到她十歲的時候。在她十二歲的那年,她經歷了一個轉機:因為她的表哥要到中國去傳道,路過她家。她表哥是一個非常聖潔、屬靈的僕人,給她很大的影響,使她進入追求裡面屬靈生命的階段。從那時起她一直在主面前追求,關上門一面讀經,一面禱告。她學習了什麼叫做悟性的禱告,學習了如何進入充滿恩典的膏油和安息中,也學習了靠著和主的交通而得著的奧秘能力,勝過裡面己的生命。這對一個十二歲的孩子來說真是一個奇蹟。
  她很早就進入家庭生活,十五歲時她父母把她嫁給一個比她大二十二歲的男子。從此以後,就開始了一段漫長而痛苦的生活。但這一切的苦只有帶她更深的傾向神,經歷神在她受苦最深時,她說:“在我裡面,神很熱切的吸引我去與他交通,但在外面,家人反對並禁止我過這樣親近神的生活。我的神哪,這一切只有使我更愛檷,他們竭力要停止我與檷的交通,但檷卻吸引我到一種不可言喻的安靜中;他們越用力要分開檷和我,但檷使我和檷的聯合更加緊密。愛的火焰已經燒著了,所有使它消滅的能力,不過助它燒得更旺而已。所以祈禱的靈因著他們的禁止反而增加。愚人所學的反勝過博士們所學的,因為我所學的就是釘十字架的基督。”
  後來主就一路下手剝奪她,她先喪失了最能了解她的父親,接著她又喪失了她最親愛的頭生女兒,只留下一個叫她憂愁的兒子。以後經過了十三年的婚姻生活,終於她的丈夫也死去了。她就帶著第二個新生的女兒和她婆婆住在一起。在那一段時間裡有極大的試煉和十字架臨到她,她和主中間的關係也被帶到一個新的階段。她說:“我每晚半夜總是醒過來,醒來的時候就說:我的神哪,我來為的是要照檷的旨意行。這時和主的交通是最純潔最透切,最有能力的恩典的交通,是我以前未曾經歷過的。我從半夜禱告起到早晨四點止,一直與主有最甘甜的交通。”
  在她一生的後一半階段中,她的逼迫和痛苦都是從天主教會來的。這一切的逼迫和痛苦真是超過一個人的力量所能忍受的。但就在這時主開始大大使用她,人接觸她的時候,都能從她身上看見主榮耀的形象。她不常說話,但每次說話。她自己都驚訝在主話裡面的能力,她如此幫助了許多人,也有多少神跡奇事從她發生。她說:“主指示我全世界沒有一個人幫助我,都要發怒反對我;但在極深沉的安靜中,他又對我說:我必得著無限屬靈的子孫,是藉著十字架生出來的。”
  在這一階段她所作的許多事工中,我們舉一個例子就知道她彰顯主的度量到了何等驚人的地步。一次她住在一所修道院裡,那時修道院中許多修道士的情形都是極其黑暗可怕的。她說:“神有一種恩賜給我,我覺得有使徒的情形,叫我能分辨那些來和我談話的人。以致我所給他們的幫助都使他們驚奇。因為他們所得的,正是他們所需要的。從早晨六點起至晚上八點止,我一直講到主。(在一個很短的時間中,修道院中兩千僧侶全數都得救了),人從各處來,有近處來的,有遠處來的;有的是僧人、神甫,有的是世人,有童女、婦人、寡婦。神能使我不加思索地叫他們都得著奇妙的滿意。他們各人裡面的情形,沒有一樣能在我面前隱藏的。有一句話深印在我裡面就是:‘要服事我的鄰舍,就得有斷頭臺上的犧牲。’那些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人,’也就是以後說:‘除掉他!除掉他!’的那些人。”
  最終天主教會捏造了許多罪名,把她下在監中。其中最具體的一個罪名是因著她所著的一本書《簡易祈禱法》。但正當寫這本書的人,因這本書下在監中的時候,這一本書在外面暢銷,大大的流行,並且幫助了千千萬萬聖徒的屬靈生命。
  她寫過不少的詩歌,其中有十幾首,一直流傳到如今。所有蓋恩夫人所寫的詩,都有一個特點:就是在苦難中對神的絕對順服;在十字架下被引到神無比的大愛中;並在她每首詩歌裡,都竭力勸勉人追求捨己,以致於達到無己的最高屬靈境界中。

詩歌介紹
  現在我們從她所寫的詩歌,列出三首代表作介紹於後:

   、〈四周牆垣堅而固〉
  “Strong Are the walls Around Me”
  (一)四周牆垣堅而固,終日將我禁閉;
  但那關閉我的人,不能使神遠離。
  監牢牆垣全變可愛,因為我神在此同在。
  (二)關閉我者都知道,甚難使我孤單;
  但是他們卻不知,是他來獄慰安;
  他使牢中黑暗變明,並用喜樂充滿我靈。
  (三)哦神,檷愛激動我,悲嘆轉為頌讚;
  我從深處敬拜檷,不管時間地點;
  或順或逆,都無所要,只要和檷旨意相調。
  (四)這個成為我寶貝,這個使我得益;
  為我將禍變祝福,使我苦中歡喜;
  不論何事都可臨到,只要有神我就夠了。

  二、〈我是一只籠中小鳥〉
  “A Little Bird I Am”
  (一)我是一只籠中小鳥,遠離天空曠闊野地;
  是他將我安置於此,我願向他歌頌不已;
  如此被囚我甚歡欣,因這我神使檷稱心。
  (二)禁中我無他事可作,終日就是靜中歌唱;
  我所使之稱心的神,也在傾聽我的頌揚;
  他捆綁了我的翅膀,卻愛俯首聽我歌唱。
  (三)哦神!檷是有耳能聽,檷也有心施愛賜福;
  我的音調雖然粗陋,檷卻毫不鄙棄厭惡;
  因檷知道音調之弦,乃是甜美之愛所彈。
  (四)這籠將我四面禁錮,我難外飛任意遨遊;
  我的翅膀雖被困住,我心我靈仍是自由。
  監牢牆垣不能阻擋,心靈所有釋放翱翔。
  (五)我心超越監牢之閂,我靈騰飛何其自在!
  向著心愛之主騰飛,他的旨意我所敬拜;
  在檷堅定旨意之中,我靈得到自由歡騰。

  三、〈長久陷入憂患苦痛〉
  “Long Plunged in Sorrow”
  (一)長久陷入憂患苦痛,我就退到檷的手中;
  絲毫再無保留;
  檷手擦乾我的眼淚,使我哭臉滿了光輝;
  再無苦淚可流。
  (二)再見!你這虛空歡娛,無味消遣兒戲樂趣,
  對你我失口味。
  真實快樂乃在十架,其他娛樂盡是虛假
  主是如此定規。
  (三)哦十字架!才是福氣;它的損失乃是利益;
  其苦也是甘甜,
  所有心思、心志、心情,在此全都得以煉淨,
  嘗到真樂之滿。
  (四)苦中自愛難能得益,因它總求自己安逸。
  除此它無福氣。
  真實之愛目的高尚,捨己乃是它所欣賞;
  受苦是它所喜。
  (五)我的選擇和檷一樣,哦!將聖火前來挑旺,
  使之永焚無盡!
  背起十架將檷跟隨,因著檷愛時常讚美,
  乃是我的福份。
蓋恩夫人导航, 搜索

蓋恩夫人

蓋恩夫人(Madame Jeanne Guyon,1648年4月13日-1717年6月9日),

[ 一生的十字架經歷

蓋恩夫人1648年4月13日生於

1702年才從巴斯第監獄出來,年正54歲。由於在獄時倍受寒暑潮濕之故,以至身體極度軟弱,1717年6月9日去世,時年69歲。

蓋恩夫人的一生受過許多

但她在苦難中操練絕對順服神,破碎己的生命,拒絕自己,達到無己的屬靈境界;她從不怨天尤人,反而說這是神許可的雕刻和修理。她不但不恨仇敵,反而愛他們,常替他們禱告。

[ 著作

  • 《由死亡得生命》
  • 《蓋恩夫人的信》

以上著作都已由


[ 參考文獻

內里生命派(奧秘派)和寂靜主義的代表人物。從17世紀直到如今,不少基督徒(特別是新教徒)都直接或間接的受到她的影響。蓋恩夫人的自傳《馨香的沒藥》的中文譯者俞成華對她給予了極高的評價。蓋恩夫人是天主教徒,她在《馨香的沒藥》里披露的一些細節顯示她仍然遵守天主教的做法,如敬拜馬利亞等。不過持守加爾文主義者,如19世紀的查爾斯·賀智就在他系統神學裡對寂靜主義進行了批判。。[1]編輯]法國蒙塔日。1664年(15歲)嫁給37歲的丈夫蓋恩(Jacques Guyon),生了五個孩子。家人禁止她過虔誠的生活。1676年丈夫去世。後來受到屬靈運動的影響,追求內里生命。因此倍受天主教會的逼迫。兩次被囚禁在巴斯第監獄,第一次八個月,第二次四年之久。以後又被放逐到羅亞爾河旁的布盧瓦,以終余年。苦難:幼年母親的虐待、丈夫的無情、婆婆的責罵、疾病纏累、天花毀容(23歲)、青年守寡、孩子夭折、受人侮辱。後半生,被天主教會冤枉,下在監中。她說:「主指示我全世界沒有一個人幫助我,都要發怒反對我;但是在極深沉的安靜中祂的話對我說,我必得無限量屬靈的子孫,是藉著十字架生出來的。」
編輯]《馨香的沒藥》(在獄中寫的自傳) (《Sweet Smelling Myrrh》)《簡易祈禱法》俞成華上海教會長老,1901-1956)譯成中文。編輯]^ 參看 http://www.ccel.org/ccel/hodge/theology1.iii.iv.v.html 賀智對寂靜主義的批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到:


  • 詩歌

 


Mohifin茉希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